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

农家小福女 第737章 吃饱没事干(10.02补更)

作者:郁雨竹 分类:女频 更新时间:2020-03-28 19:01:02

白善冷下脸来,满宝很不开心的挡在他面前,拱手与和学官微微行礼,严肃的道:“先生,您怎么能拿手指指学生呢?人是魏亭请来的,你要想知道,问魏亭就是。”

正想偷偷溜出去的魏亭:……

真是一点儿也不讲义气。

和学官当然知道,但他不相信白善会不知道他们是谁,而白善和魏亭之间,在他心里,显然白善的嘴巴更容易撬开。

他能用的手段也更多。

他不太高兴的瞪了满宝一眼,道:“我在审问自己府学的学生,闲杂人等一边去。”

他想问谁就问谁,用得着她管吗?

满宝就低头去瞪蹲在一旁的魏亭。

魏亭在她的目光迫视下,只能起身道:“先生,白善真的不知道他们是谁,您知道的,白善在学里素来不爱讲话,他哪儿认得那些人?”

白善觉得魏亭有点蠢,没忍住翻了一个白眼,提醒道:“没错,先生,我不认得他们,也不曾见过他们,连他们是不是学里的学生都不知道呢,魏亭只说他有几个朋友介绍给我认识,我便来了。”

魏亭愣愣的看着白善。

满宝已经连连点头,接上去道:“我们刚进门呢,还没来得及互相介绍,您就来了。”

白二郎道:“您要是晚来半个时辰,这会子再问我们,我们估计就知道了。”

魏亭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,连连点头道:“对对对,他们根本就不是学里的学生,都是我在外头的朋友,一个叫丁青,一个叫蒋敏……”

说的全是自己的狐朋狗友,就算和学官找上他们也不怕,他们肯定会给他作证的。

和学官气得够呛,冲他们吼道:“我看上去像傻子吗?他们要不是府学的学生他们跑什么?”

魏亭噎住。

满宝却跟着疑惑的道:“是啊,他们跑什么呢?”

白善道:“可能是被吓的,毕竟看上去有点儿傻。”

白二郎幸灾乐祸的道:“和学官您去把他们抓回来一问不就知道了?”

魏亭敬佩的看着三人,觉得他们勇气可嘉。

和学官整个人都气炸了,他拿白二郎和满宝没办法,便去指着白善道:“你知道引诱同窗逃学是什么罪名吗?”

白善立即正色道:“先生,我可没引诱魏亭,是魏亭邀请我来的,而且他说了,他有和先生请假了,不信你问他。”

魏亭在和学官的注视下忍痛点头,哭丧着脸道:“……是!”

反正他是逃不掉了,能摘掉一个是一个。

魏亭暗暗咬牙,也只能如此安慰自己了。

和学官看看魏亭,又看看白善,气得几乎失去理智,直接指着俩人对护卫道:“把他们两个抓回去,我就不信问不出来。”

门外的杨县令皱了皱眉,看向唐县令,“看上去很不聪明的样子,你那长随怎么不选个好一点儿的学官?”

唐县令:……

他横了杨县令一眼,轻咳一声,敲了敲包间的门。

看到站在门外的唐县令,和学官勉强恢复了理智。

“和学官,”唐县令道:“学生们逃学吃个饭而已,此时已经下学,又不是课上,该罚罚,该骂骂,照规矩来就是,他们年纪还小,别吓着他们就行。”

和学官低头应了一声“是。”

唐县令走到窗边往下一看,看到窗下空荡荡的一片,忍不住眨了眨眼,现在的孩子都这么厉害了吗?

二楼眼都不眨的就能跳下去?

唐县令收回视线,对和学官笑道:“好了,我就不打搅和学官教学生了,对了,这两个不是府学的学生,要不要我帮您带走?”

满宝和白二郎对视一眼,一起摇头道:“不用了唐大人,我们知道回家的路。”

说罢一左一右的夹着白善给和学官行礼,“和学官,那我们也先回家了。”

说罢推着白善就要走。

和学官连忙要拦住他们,白善立即回头道:“这桌上的东西都还没吃呢,魏亭,说好了你请客的,记得结账呀。”

满宝则道:“魏亭,你多保重,不过你放心,我们这儿就去告诉你家人,让他们去府学里给你求情。”

魏亭:“别,别去……”

话音未落,三人已经一边说话一边快步出了包间,和学官一句话都没插上人就不见了。

他追出去一看,人已经没影了,他只能跺了跺脚,回去和唐县令行了一礼,然后让两个护卫押了魏亭就回府学。

唐县令目送他们下楼梯走远,这才背着手进他的包间,就见三个少年少女正坐在椅子上喝茶压惊。

唐县令找了个位置坐下,笑问:“你们为什么逃学?就为了吃一顿饭?”

满宝道:“没错,为了庆祝我们当了一回刀,砍了人却没卷刃,还能安然退下,深藏功与名。”

唐县令就把嘴里的茶给喷了,咳嗽起来。

满宝看了嘿嘿一乐。

杨县令也乐,还特意伸手拎起茶壶给她倒了一杯茶以示嘉许。

满宝接过茶,开心的喝了一口,问道:“杨大人,您怎么也来益州城了?”

杨和书就扫了唐县令一眼道:“我不小心成了一面挡箭牌,所以我来看看手持挡箭牌的人。”

满宝瞬间同情的看着他,“然后呢?”

杨和书低头笑看他,“然后我觉着这人真是越长越丑了,果然是坏事做多了影响面相。”

满宝忍不住和他击掌,然后一起看向唐县令。

唐县令揉了揉额头,转头看向白善,转开话题道:“你们这和学官似乎很针对你,明日你去上学不会被罚吧?”

白善道:“还好,我的先生是翟学官,只要不是这会儿被他带回府学,和学官就管不到我头上来。”

这也是他敢跑的原因。

“不过我比较好奇的是,和学官怎么知道我们在甘香楼吃饭?”白善拢眉道:“我们溜出来的时候可是很注意了,没人看见的。”

唐县令低头喝茶,假装没听见他的疑问。

满宝道:“明天你上学的时候问一问看门的大叔就知道了。

白善点头,“也是,他既然不是抓我们个正着,显然不是在书院里发现我们爬墙的,多半是我们出来后遇见熟人,然后有人去告状了,到时候问一问门房就差不多知道是谁干的了。”

白二郎跟着愤愤,“真是的,这都下学了,逃学怎么了,谁吃饱了没事干还去告状?”

杨和书乐得哈哈大笑起来,抚掌笑道:“可不是吗,谁这么闲得慌,吃饱了没事干?”

唐县令:……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
手机
手机阅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步,随时随地,手机阅读
收藏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