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

校花总裁的特种兵王 第309章:狡辩

作者:左岸拾年 分类:都市 更新时间:2020-06-07 17:23:00
        

几通老拳下去,直接将那保镖锤的晕头转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

一屁股坐在雪地里,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。

        

直到现在,那保镖还是一脸懵逼,刚刚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

大少爷居然自说自话的给他扣了一顶大帽子,然后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在二爷的院子里,把他给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没他这么欺负人的吧,你要说他不讲道理吧,这家伙偏偏有的没的说了一大堆。

        

还是打着二爷的旗号动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

他是段景山手底下做事的人,他还能说什么,难到说这一切都是段景山的主意,那岂不是变相的承认了段景山就是段枭口中的那个睚眦必报,欺负小辈,倚老卖老的混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如果他还想继续在二爷的手底下继续干下去,今天这事只能打碎了牙,往肚子里咽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住手!”终于打到段景山看不下去,段枭这小王八蛋也太不要脸了!

        

究竟是谁在扯大旗?

        

在他的院子里,居然打他的人,还敢这么理直气壮。 首发网址http://m.1dwx.com

        

他要是再不出现,喊住手。

        

这家伙还不翻了天了?

        

“二伯,你可来了!这家伙居然污蔑你,说是你让我在这院子里吹冷风呢。我一想就觉得不对劲,二伯怎么说也算是长辈,怎么会因为我揍了你儿子,就跟我一个小辈计较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一定是这个家伙心怀不轨,自做主张说出这样的话,来败坏二伯的名声!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过二伯你放心,我已经替你狠狠的收拾他一顿了!不用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

段枭咧嘴一笑,一副很为段景山着想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

气得段景山嘴角微抽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进来吧!”好半天段景山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,别提有多憋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段枭倒也不介意段景山的脸色有多难看,乐呵呵的就跟着段景山进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反正他这一趟来就是为了给段景山找不痛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

客厅里,他二伯一家人正准备吃饭呢,一家人围坐在桌前,看样子还没动筷子,应该是在等段景山。

        

段枭心里冷笑,这都准备吃饭了,还说什么忙,让他在院子里等着。

        

他要是不采取点什么手段,是不是得在冷风口里等到他们一家都吃完了?

        

段群身上裹着一条厚被子,纵然空调开的很足,还是可以看见段群微微打颤的身躯,看来是冻的不清。都快抖成帕金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段群看段枭的眼神那是恨不得在段枭的身上戳一个窟窿。

        

段枭倒是毫不介意,反倒是朝着段群挑衅的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也没客气,见桌上的饭菜都是现成的,直接一屁股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显然他二伯家并没有准备他的碗筷。没打算和他一起吃这顿饭。

        

都说山不就我,我就山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真不好意思啊段枭,不知道你要来。你看二伯母都没给你准备碗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

这话说的够明显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

二伯母脸都黑了,段枭这家伙把她的宝贝儿子给害的这么惨,居然还有脸跟她们做下吃饭?

        

不知道今天叫他来是兴师问罪的吗!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事,二伯母你太见外了。我自己带了。”也不知道二伯母的话他是真听不懂还是装听

        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    

不懂。

        

段枭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双筷子来。

        

二伯母:“……”。

        

显然是被段枭比城墙还厚的脸皮,给震惊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一家人都还没回过神来,就看见段枭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,将桌上的食物吃的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    

段群举着筷子僵直在半空中,一眨眼的功夫,桌上已是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    

有你这么吃饭的吗!

        

你是有几十年没吃饭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

除了段枭自己吃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,段景山一家人都被他弄得倒了胃口。

        

这还吃啥呀,吃他剩下的口水吗?

        

二伯母更是毫不掩饰的嫌弃白眼都快翻到天灵盖上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段枭却像是根本没有察觉一般,在而热情的挥手招呼二伯一家: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大家都吃啊,别客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

段景山:“……”。

        

这到底是谁家?

        

谁是主,谁是客?

        

“来,二伯,吃肉!”见没有人动筷子,段枭非常“孝顺”都加了一筷子肉放在了段景山的碗里。

        

搞得段景山那是吃也不是,不吃也不是,看着碗里的肉,如鲠在喉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哈哈。”段景山干笑了两声,立马转移了话题,段枭在家的时候,他大哥难道没给他吃肉吗?怎么看见肉就更狼似的,两只眼睛都泛着绿光:

        

“段枭,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就今天早上,刚回来不久。这不一回来就马不停蹄的来看二伯了吗?”段枭嘴里塞着肉含糊不清地说着,说的他好像很孝顺段景山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

还一脸求表扬,求夸奖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

搞得段景山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兴师问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两年不见,这臭不要脸的德行倒是更甚从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还说什么马不停蹄的来看他?

        

分明就是打了他的宝贝儿子,被他找人带过来的!

        

要真是来看他的,刚回来的几天怎么不见来看他?

        

偏偏段景山身为长辈,还不能直接拆穿段枭,只能一脸便秘的表情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今天早上,你把你表弟踹进了池塘里,是不是?”二伯母终于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,你说这事儿啊!段群今年都二十一岁了,居然在花园里欺负一个小孩子,实在是太不像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就替二伯和二伯母,好好的教训了他一顿,这都是我身为堂哥应该做的,二伯母不必挂怀。”段枭故意曲解二伯母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看看你们实在是太见外了,为了感谢我,还特地大早上的请我过来吃这么丰盛的早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

二伯母:“……”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差点被这小王八蛋给带偏了!

        

叫他过来是给段群道歉,给他们夫妻俩一个说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

谁要感谢他了?

        

“段枭,我问你,段群踹小孩子的确不对,但是你可以好好跟他说呀,你把他踹进池塘里算怎么回事?这大冬天的,万一冻出什么毛病来怎么办?你不知道你堂弟一向身子弱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

段景山总算捋清了思路,想起了让段枭来他院子里的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二伯,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。”段枭清了清

        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    

嗓子,开始一本正经的讲道理:

        

“第一,段群都这么大了,居然还欺负小孩子,实在是给我们段家丢脸。我身为他堂哥,见到这样的事情,自然要好好教训他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但是……”二伯母话还没说完,又被段枭接下来的话强势打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第二,我是踹了他一脚,但这是出于堂哥对堂弟恨铁不成钢的爱护,段群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,我能害他不成?我踹了他一脚,这事不假!但摔进池塘里,是他没站稳,是他自己的事。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

段景山一家人显然是被段枭这一套歪理给震惊到了,还能这么强行解释?

        

“第三,段群天天在段家吃了睡,睡了吃,壮的跟头猪似的,哪里体弱多病了?你看他现在不就坐在这里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

段群差点没被气死:“你才壮的跟头猪似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

都到这个时候了,段枭居然还敢讽刺自己?

        

难道他不知道现在在谁的地盘上吗?

        

岂料段枭听了非但没有生气,反而噗嗤一笑:“你这话说出去也没人信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段枭照你这么说,你把你堂弟踹进了池塘里,反倒是成了你堂弟的不是了?”段景山黑着一张脸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

黑的都让你说成白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二伯,你看你又钻牛角尖了不是?”段枭薄唇一张一合的直喷唾沫星子:“我不是都说了吗?我踹了段群一脚是为了他好,是他自己没站稳,掉进了池塘里。我也是很心疼他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放屁,分明就是你一脚给我踹到了池塘里!而且事后你还站在一边看好戏!!!”段群终于坐不住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段群你要是这么说,可就太冤枉我了,那池塘的水又不深,最多也就到你胸口,而且你又不是不会游泳,所以,当时堂哥想了想,还是不要下去给你添乱好了。”段枭和蔼可亲的看着段群,一字一句都是为你好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

段群被堵的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分明就是在狡辩!”

        

谁知道段枭居然转头朝着段景山告起了状来:

        

“二伯,你看他冤枉我~”

        

段景山:“……”。

        

脸上笑嘻嘻,心里妈卖批……

        

“段群的事情暂且不提……”段景山见在这件事情上,段枭这家伙赖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    

他怎么说也是长辈,再揪着不放就显得有些心胸狭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段景山决定换个策略,不就是收拾段枭这小子一顿吗?

        

哪个理由无所谓,重要的是让他知道教训。

        

可是一边的二伯母坐不住了,忍不住插嘴:“什么叫暂且不提?你看看你儿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

二伯母心疼的搂着段群,心疼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看把她儿子给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

眼看着二伯母还有话说,却被段景山伸手阻止了: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问你叶峰的事是什么情况?我可是听说了,叶峰在急诊室没有抢救回来!你闯了这么大的祸叶家能善罢甘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

段枭不以为意的笑了笑:“叶家不过是个二流世家,有什么好怕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

这话分明是在嘲笑段景山胆小怕事,连一个二流世家都如惊弓之鸟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

(本章完)

        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
手机
手机阅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步,随时随地,手机阅读
收藏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