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

浅浅爱,深深情 第199章 撕破脸皮

作者:曲婉凌慕白 分类:玄幻 更新时间:2020-01-22 15:55:41

这件事情有些蹊跷,但是凌慕白现在管不了这些了,孙兰受伤的事情比较重要。

“婉婉,你到了家里,就看到我妈倒在地上,是这样吗?”

“是,我本来是要叫你妈妈下楼的,刘兰芝说她在休息,我觉得现在不是午休时间,就上楼去卧室里找她,进门就看到她倒在地上。”

凌慕白沉默了一会儿,问刘兰芝,“你刚才说婉婉推到了我妈,害她受伤,是你亲眼看到的吗?”

“我虽然没有看到,但是当时曲小姐怒气冲冲的上楼,随后夫人就成了这样,脸上还有一个巴掌印,我觉得肯定是她把夫人推倒的,不然还能有谁?”

曲婉恼火了,刘兰芝绝对是故意给她栽赃嫁祸。

“你胡说!我看到她倒在地上,立刻就让你打电话报警,我什么时候打她了?”

“当时卧室里只有你和夫人两个人,难道夫人自己撞伤,还打自己一巴掌?这个你怎么解释?”

“她受伤关我什么事?我根本就没有打她!”

曲婉不服气,和刘兰芝争吵,不一会儿就有护士过来,提醒她们小点声音,这里是医院,会影响到别的人。

“好了,你们别吵了,等手术结束我妈醒过来,就什么都知道了,这件事情稍后再说。”

凌慕白视线盯着手术室门口亮起的红灯,心情沉重,这些事情忽然出现,他的脑子一片混乱,什么都不愿去想,只愿母亲能安然无恙从手术室出来。

曲婉知道他的心情,凌慕白早年丧父,是孙兰把他养大的,就算孙兰一身毛病,毕竟是他的亲生母亲,一手把他拉扯大,母子俩的感情相当深厚。

医生说孙兰的头部受到撞击,手术的风险很大,万一情况比较严重,有可能会成为植物人。

曲婉对孙兰的恨是因为她曾经一次次刁难自己,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去报复,伤害孙兰。因为那样伤害的不仅仅是孙兰,还有凌慕白。

看到凌慕白双手抱头坐在长椅上的样子,她忽然很心疼,开始起到孙兰能顺利做完手术,早点醒过来。

到这时候她才发现,其实她对凌慕白的爱从来没有消失,只是被仇恨遮盖了,她的心里始终有这个男人。

她会心疼他,看到他焦虑心里会难过,会自觉站在他的位置上去想问题,想替他分忧。

她看向凌慕白,柔声安慰:“别太担心了,凌夫人吉人天相,一定会平安无事的。”

“希望是这样。”凌慕白抬眸看了她一眼,又把头扭向一边。

他的眼中有一丝丝冷意,是新出现的,让曲婉心里一沉,难道凌慕白已经相信了刘兰芝的话,认定是她故意伤害孙兰了?

如果是这样就糟糕了,万一孙兰醒不过来,岂不是无人能证明她的清白?

刚想再解释一下,坐在她右边的刘兰芝突然低声说道:“说得怪好听,心里面还不知怎么幸灾乐祸呢!”

曲婉猛然扭过头去瞪着她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我说我要去卫生间。”刘兰芝撇撇嘴,站了起来,转身往走廊那边的卫生间走去。

走进卫生间,刘兰芝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她她挨个检查了一下里面的隔间,确定没有人,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。

不一会儿,电话通了。

“孙兰正在做抢救,医生说就算抢救过来,也难保不会变成植物人。现在凌慕白开始怀疑曲婉了。好,有什么情况我再打电话给你。”

挂了电话,抬头看着面前墙上镜子里自己那因为紧张微微有些发白的脸,长长吐了一口气,中午在凌家发生的一幕又浮现在她的脑海中

许艳霞来到凌家后她主动对孙兰提出去为曲婉送燕窝,孙兰因为许艳霞的到来同意了。

她拎着燕窝装模作样的走到门口,别墅突然停电了。她大呼小叫的叫保安室的保安去查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,两个保安忙着四处检查,趁没有人主意,她把秦素蓉放了进来。

秦素蓉进入后快步进入了客厅,今天照顾孙兰的护工有事情请假不在,别墅里除了保安就只有司机,而司机老吴在半小时前接到老婆打来的电话,急匆匆的离开了,保安忙着在外面查找突然停电的情况,监视器因为没有电一片空白,她们的计划正式开始实施了。

客厅里孙兰正在和许艳霞说话,听到动静转过头来,就看见了乔装打扮的秦素蓉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孙兰诧异的看着秦素蓉,紧接着看见后面跟进来的刘兰芝,“你不是去送燕窝的吗?怎么回来了?”

“司机不在,我等会去送。”她回答,随手关上了门。

“打电话给老吴啊?这工作时间怎么会不在呢?”孙兰皱眉。

“凌夫人,做人不要这么狠,司机也是人,也有自己的事情,你这样对人真的回让人寒心的。”秦素蓉冷笑接过话。

“我家里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插嘴。”孙兰听出了秦素蓉的讽刺,她也冷笑起来。

“我还偏要插嘴了。”秦素蓉一屁股坐下,“你就不奇怪我为什么来这里吗?”

“你为什么来这里?”

“我来找你算一笔账。”秦素蓉看孙兰的眼睛里有凶光出现,

“你这个恶毒的老巫婆,我女儿被你哄着骗着耽误了这些年的青春,还为此把身体也弄不好了,你竟然说变卦就变卦,你是人吗?”

秦素蓉一直对孙兰是有礼貌的,这突然开骂气得孙兰直喘气,“你这个不要脸的小三,竟然敢跑我家里来撒野,给我滚出去!”

“在没有看见你这个老巫婆得到报应之前,我是不会走的。”秦素蓉慢悠悠的开口。“不瞒你说,我今天来这里就是想看着你怎么死的。”

“你简直无法无天了,叫保安来吧她撵出去!”孙兰吩咐刘兰芝,刘兰芝却站着没有动。孙兰瞪着她,“怎么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?是想造反吗?”

“难道不可以吗?”刘兰芝冷笑,“姓孙的,自从我来到凌家,你就一直给我脸色看,稍不合意就呵斥臭骂,我一直想问问你,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,怎么会这么歹毒?”

孙兰没有想到一向忍气吞声的刘兰芝,会突然的和自己叫板,她转向一直不说话的许艳霞。

“这样猖狂的佣人,你见过吗?我今天要不收拾你,你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。”说着话她抓起茶杯砸像刘兰芝,刘兰芝闪身躲过。

她用手指着孙兰,“你这个老巫婆,死到临头还这么凶!真以为没有人治你啊?”说着话她扬手对着孙兰就是一记耳光。

孙兰这一辈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,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被佣人打耳光,一时间气得直喘气,“你……你等着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“收拾我?你做梦吧?”刘兰芝对孙兰是恨到了极点,还准备再动手,一直没有说话的许艳霞伸手制止,“一个耳光差不多了!打多了会坏事的。”

这话让孙兰转头看着许艳霞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其实我也挺想打你的,只不过现在不能打。”许艳霞慢悠悠的开口,“孙兰,你势利,自私,阴毒,蛮不讲理和泼妇一样,我许艳霞交上你这样的朋友真是瞎眼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什么?”许艳霞冷笑,“说你聪明,其实你笨得像猪一样,难道到现在还不明白接下来会面对什么吗?”

“你们是一伙的?”

“你现在才明白过来不是已经晚了吗?”秦素蓉接过话,“说起你这个蠢女人,我就想笑,自以为聪明,其实做得都是傻事,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女儿黄花大闺女会愿意为你儿子怀孕?

你以为真的是为了曲婉好啊?我告诉你,那都是我设计的,我女儿一根筋看上了你的儿子,我又觉得你家家境不错,于是只好成全我的女儿。

可是你这个老巫婆,说话做事都不讲信用,白白浪费了我女儿这么多年的青春,想到这个我就恨不得咬你一口!”

“果然江馨月接近我一开始就存了目的的,你这个不要脸的贱-人。自己做小三,还让女儿也做小三,你是不是想把小三一代代的传扬下去啊?”

“反正你也没有多少时间了,就让你过过嘴瘾,不过在这之前我得告诉你一件事情,你知道为什么曲婉嫁给凌慕白五年不孕吗?”

秦素蓉冷笑,“我告诉你,不是曲婉不会生育,而是我们让她不能生育,懂吗?”

“她其实没有病,所谓的有病都是我伪造的,至于不会生育功劳在于她。”许艳霞接过话指指刘兰芝。

“我给曲婉吃了不能排卵的药。她不能排卵又怎么可能怀孕呢?”刘兰芝也冷笑。

“你们怎么这样歹毒!”孙兰气得浑身发抖,看着三个女人不怀好意的脸,她挣扎着放声大叫。“保安!保安!”

“不要白费力气了,保安被我支走了。他听不见你的呼救的。”刘兰芝冷笑。“凌夫人,你就乖一点,这样说不定能够没有痛苦的离开。”

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
手机
手机阅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步,随时随地,手机阅读
收藏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