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
        

看她不说话,凌天便知道她有顾虑,便道:“她执意要出院,想要在临走之前见你一面,希望你能答应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顾宁有些惊讶:“要出院?她的病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可以过来吗?就当我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凌天这人一向清冷骄傲,虽然齐彤出现后他们的关系疏远了,但到底认识那么久了,还有幼年的情分在,他已经开口恳求她,顾宁实在没有办法说出拒绝的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知道了,我现在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谢谢你,顾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挂了电话,顾宁发了一会呆,想不明白齐彤要见她的原因便干脆不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现在时间还早,她换了衣服吃完了早饭才开车去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顾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下车后,就听到王茹在叫她,她笑着走过去:“这么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巧,我是特意在这等你的。” 一秒记住http://m.1dxw.com

        

“等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

王茹挽着她的手臂,两人一边往里面走,一边道:“齐彤要见你,很意外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顾宁点头:“是啊,我很意外,她为什么要见我?她病好了吗?这么快就出院了,难道是之前伤人的事情没解决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下,连王茹都有些意外了:“她要出院?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不知道吗?是凌天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王茹摇了摇头,沉吟了片刻,轻叹道:“我下来接你,就是想要告诉你,不用担心,齐彤的情况很稳定,进去后,也不需要有什么顾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顾宁疑惑的看着她:“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?我怎么有种奇怪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那些事,王茹也不知道该不该从她嘴里告诉顾宁,但想着,应该让她有个心理准备,还是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发生了一些事,昨天我们才知道,齐彤几年前其实结过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?”顾宁不敢相信,简直以为自己耳朵出现了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真的,你不用怀疑,凌天也承认了,她的婚后生活也很不幸,嫁给一个会打女人的男人,因此导致她的病情加重,对男人异常的恐惧。

        

短短一段电梯的时间根本不够顾宁来消化这些信息,直到走到病房的门口看到凌天,她也没有这些震惊的消息从缓和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谢谢你能过来。”凌天已经很久都没有见到她了。 顾宁对上他的眼睛,嘴唇动了动,她真的很想要问一句,当初他为什么没有告诉她齐彤结过婚的事,但看着凌天在逃避她眼神的对视,她突然又不想问了,因为问出

        

口也没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

她看了王茹一眼,王茹对她点了点头:“我就在外面,没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齐彤这个病之所以会越来越重,全都是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纾解。

        

所有的事情,一件一件的压在她的心上,直到某一个瞬间,出现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她彻底的崩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这也是她赞成顾宁来见齐彤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

推开病房的门,就见齐彤已经换上了平时的衣服,正抱着双膝坐在病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

听到开门的声音,她抬头看到进来的顾宁,弯唇一笑,眼睛里透漏出感激。

        

顾宁将门关上,也没有靠近,就站在门口:“听说你要见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齐彤点了点头:“谢谢你肯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些被我极力想要忘记的事情在上次伤了人之后,其实我都想起来了,还有那些错乱的记忆,脑子似乎也清醒了,虽然有时候还是会犯糊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顾宁静静的听着她言语,没有搭腔,因为她到现在都不知道齐彤究竟要跟她说什么。 “谢谢你,还有对不起。”齐彤轻声的开口:“你跟风陌之前在一起了,又因为我的存在而分开了是吗?上次你们的朋友为了你跟风陌打了一架,他们在外面说的话,我

        

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可是我很自私,我知道自己没有资格也不可能再跟风陌在一起,但他是真的很好,是这辈子对我最真最好的人,我没有别的奢望,就想着再多见他几面。

        

我自欺欺人的假装你们没有告诉我,我就可以当做不知道,可是老天是有眼睛的,它见不得人这么自私,所以它连我最后一层遮羞布都给撕开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

顾宁看着她的眼泪,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但齐彤跟她道歉,她很清楚自己并没有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

或许是因为面对这样一个命运悲惨的女人,她无法再给予更多的苛责。

        

她同情眼前这个女人的“身不由己”。

        

齐彤咬着唇低泣着,抬手擦了擦眼泪:“谢谢你给我说出一切的机会,我的一生变成这样,是我自己造成的,我已经拖累了太多的人了……” 她喃喃着,抬头看向顾宁,言语恳切:“顾宁,唐风陌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,他现在对我只有同情和怜悯了,希望你们不要再因为我而失去彼此了……我要说的就是

        

这些了,谢谢你愿意见我,你走吧,我也要收拾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顾宁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,她不是不想说,而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

其实时至今日,她仍然觉得她只是一个旁观者,她没有责怪齐彤的隐瞒也没有后悔对她和唐风陌感情的放弃。

        

她无法埋怨齐彤的出现破坏了她的幸福,要怪,似乎只能怪她跟唐风陌之间总是少了那么一点缘分。

        

纵使从小相识,但终究有缘无分,差了那最关键的一点纠缠命运的丝线。

        

顾宁转身离开,隐约听到齐彤那不太真切的声音从身后传来:“没有了我,希望你们都能得到幸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

靳子航一来到医院听说顾宁来见齐彤,便急哄哄的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顾宁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在里面。”王茹指了指前面的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 

靳子航一路跑的气喘吁吁,生气的喝道:“你怎么能让她进去,要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办!”

        

王茹被他吼得一愣,还没等开口,就被靳子航一把推开,她没反应过来,腿正好撞在旁边的椅子扶手上,整个人差点一头栽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干什么!”凌天原本站在走廊尽头的窗边,听到声音跑了过来,挡在靳子航的身前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给我让开!”靳子航早就看他不顺眼,正好逮到这个机会想要揍他一顿。 这时,病房的门正好从里面打开,顾宁连忙扶起王茹:“你没事吧?”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
手机
手机阅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步,随时随地,手机阅读
收藏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