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

大神的后裔 第二十三章 心战

作者:生锈的打字机 分类:其他 更新时间:2020-03-29 11:50:35

九杀门密闭仓库。

王弼一个人站在昏暗的仓库里抽着烟,灯光斜照下来,将他本就瘦长的身体拉的更长。

他右手夹烟,左手指尖轻轻的敲击着桌面,清脆的声响回荡在空旷的仓库里,思绪也随着声音飘散开来。

如果不出意外,今晚就能拿到玄冥甲,这样一来就只差黄龙魂和白虎骨就可以复活蚩尤大神。

虽说他是九杀门九大杀将中最小的,可是办事老练稳重杀伐果决是众兄弟中出类拔萃的,也正因如此,大哥才会把如此重要的事交给他。

一定不能让大哥失望,一定要复活蚩尤大神,千百年来的努力一定会实现。

刚才,他把今晚的计划给大哥做了汇报,大哥没有评价,只是叮嘱他只准成功,不准失败,否则他这一支将全部自杀赎罪。

王弼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,作为九杀门的杀将,任务又如此重要,完不成当然要自杀谢罪。

他不在乎自己的性命,在乎的是自己死了就见不到蚩尤大神复活的那一天,这是最让他不甘的。

所以,今晚不能失败,必须成功。

况且,大哥在电话中还隐约透露白虎骨也有线索,如果这次任务完成的好,那么寻找白虎骨的重担也会落在自己肩上。

他十分享受肩担重任的感觉。

王弼深深的吸了一口烟,看着桌上散乱的纸张,再次把今晚的计划做了一遍推演,确保万无一失。

他看了一下时间,马上五点。

按计划宛晨此刻已经混入了寻宝队伍,只要能找到灵水镇,凭她的身手,取一点玄冥甲是绝对没有问题的。

但是,她受伤了,而且还伤的不轻。

他问宛晨能否继续完成任务,宛晨一句话也没有说,只是咬着泛白的嘴唇点了点头。

王弼知道宛晨平时不爱说话,也没有追问她是如何受的伤,九杀门做事向来只问结果,不问过程。

他拿出最好的疗伤药给她,可以强制止血,阻断伤口区域的神经传输,运动自如,看起来和常人无异。

王弼做事,一向是要确保万无一失的。

所以,宛晨只是A方案的执行者,如果她失败,就会启动B方案。

这B方案就大不一样,不但需要他自己动手,而且十分粗暴残忍、不择手段。

想到有可能自己又要大开杀戒,嘴角不由的撕开一丝笑容。

他十分享受杀戮的过程,作为九杀门的杀将,他很少杀人。门规规定,不能妄杀一人,但是,如果有关种族存亡的大事,就算尸横遍野也毫无所谓。

王弼呼出一口长长的烟雾,收拢桌上的纸张,扔在垃圾桶里。

“呲!”

火柴应声而亮,一丝青烟冒起来,火光由小而大。

垃圾桶里的纸张被点燃了,火苗越串越高,几乎要燎到王弼的衬衫。

王弼任凭炽热的火光炙烤着脸颊,双眼死死的盯着熊熊烈火,没有眨眼没有退却。

他很享受这种肢体的疼痛带来的快感,这或许是最能让他兴奋的东西了。

垃圾桶里的纸张很快燃尽,唯有寥寥青烟还在盘旋。

王弼又点一只烟,把椅子拉开一点,坐下,双脚习惯性的交叉起来放在桌上。

靠在厚实的座椅上,他的眼皮渐感沉重,右手也变得疲软,夹着烟的手指缓缓松开,烟头掉在地上,火星四溅。

不知过了多久……

脚步声?

一大群人的脚步声——

越来越近——

迷迷糊糊之中王弼感到有一大群人正在朝仓库逼近,他猛然睁开双眼,收腿起身,迅速朝大门走去。

可刚走到一半,就停住了脚步,转而回到桌旁,将椅子挪到另一边,再次搁脚桌上,躺椅闭眼,假装睡着。

他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他感到来者人多势众,而且肯定早有准备。

如果仓皇去看,不但来不及关门,气势上会落入下风,而且一点先机都没有,若被看见,还丢了自己一代杀将的威风。

更重要的是,眼下他的所有手下都派出去了,这诺大的仓库就只剩下他一人,仅靠自己一人是无论如何也守不住门的,何况这仓库大门并没有上锁。

他没有想过马上召集人手回来,因为他们都有更重要的事做——保证晚上行动的顺利进行,如果此时叫回来,就会打乱计划,所以,眼下无论发生什么都只有靠自己一人面对。

王弼一点也没有怕,反而有点兴奋,因为来者越多,说明攻击之势越明,他也有足够的理由大开杀戒。

只要不是血月卫虎屠使者这样的高战力,一般的人类,他也没有放在眼里。

且看他们所为何来!

脚步声越来越近,王弼的心反而越发冷静。

来者正是尹丰。

尹丰这次的动静很大,一共有四十多名手下,而且个个都是精兵强将。

他命二十人留在仓库外,把守各个紧要出口,以免不相干的人出入。

自己带着尹宏和其他人进入仓库。

让他意外的是,九杀门的指挥中心不但如此的简陋,而且防卫也太过松懈,是他们名声在外其实难副,还是过于自信根本不需要防卫?

他不敢妄下定论,也不敢放松警戒。

尹宏带人把仓库门打开,随着一阵金属摩擦的吱呀之声,库门打开了。

二十多人迅速跑了进去,其后便是尹宏。

尹丰走在最后,他今天穿了一套黑色绣龙唐装,厚底夹板布鞋。

“爸爸,只有一个人!”

尹宏在尹丰耳边小声说,他已经带人把仓库里查看一遍,没有其他人,只有王弼一人,见他闭目装睡,知道此人不简单,不敢贸然行动。

二十多人分成两排,站在库门两边,尹丰从中望去,只见仓库正中的灯光之下,有一张桌子,一人斜躺在椅子上,双脚交叉着放在桌上,甚是悠闲。

尹丰缓步走去,眼神紧紧的盯着王弼的脸,他想通过王弼表情的变化来判断此人的深浅。

尹丰迈着沉稳的步伐,不急不缓,一步一步向王弼靠近,可王弼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,闭着的眼睑也是纹丝不动。

尹丰知道此人装睡,一般人在如此状况之下假寐是做不到眼睑不动的,除非这人心里一点惧意都没。

他觉得眼前的人十有八九就是九杀门的九大杀将之一的王弼,不但因为他的身型跟赵燕子描述的相近,更重要的是这份气定神闲的霸气不是常人能装的出来的。

尹丰终于来到桌前,与王弼近在咫尺,他拱手抱拳,朗声道:“阁下应该就是王将了,在下尹丰,冒昧到访,万望海涵!”

尹丰声音洪亮,中气十足,不卑不亢,也是在告诉王弼,我尹丰不是泛泛之辈,不怕你们九杀门,你就不要装了。

尹宏他们的目光片刻不离尹丰,都屏气凝神,枕戈待旦,随时做好应对突发情况的准备。

尹丰的话音在仓库里回荡,渐渐消失,待周围鸦雀无声之时,王弼缓缓的睁开了眼。

王弼内心飘过一丝喜悦,这人称呼自己为将,说明对他满怀敬意,也对他们九杀门颇有了解。

一双细小的眼睛在尹丰身上停留片刻,随后扫视一下尹宏他们,接着将腿从桌上撤下,从桌上拿起烟盒,抽出一支烟,划亮一根火柴,将烟点上。

整个过程旁若无人。

吸入一口烟后,王弼说话了,一字一句从细小的黄牙里蹦了出来。

“哦!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尹总!幸会幸会!”

尹宏见王弼傲慢无礼,本想上去教训一下,刚要上前就被尹丰制止。

他看不惯王弼坐着,父亲站着,见不远处还有一张椅子,便把椅子搬了过来,放在尹丰身后。

尹丰也没有拒绝,泰然坐下,跟王弼面对面对峙。

王弼对尹宏投去一丝赞赏的目光。

“不知尹总光临,有何指教?”

声音平淡而冷静,听上去威严全无,正是这份从容,在老江湖面前显得越发自信。

王弼知道尹丰肯定不是来找他做生意的,如此大的阵仗,十有八九有天大的矛盾或者误解。

尹丰思量片刻,琢磨着是直接说明来意还是与其周旋,便朝尹宏做了一个手势。

尹宏会意,拿出一张照片,放在桌上。

尹丰将照片慢慢的推到王弼面前。

“王将可认识此人?”

王弼的目光从尹丰的脸移到手臂,最后停留在照片上,那图片中的人分明就是宛晨,禁不住眼光一闪。

就这一个小小的破绽,也没有逃过尹丰如炬的目光,他清楚王弼识得此人,王弼也知道自己刚才没有把持住,被尹丰看出来了。

“有这么个人。”王弼说。

尹丰脸上露出一丝满足的笑意,一是对自己满意,二是对王弼满意。这笑意来的快,去的也快,但还是被王弼看见了。

“可否请她出来?”

王弼呼出一口烟,说:“为何?”

尹丰感到一丝压抑,烟雾后面的王弼又多了几分捉摸不定的神态,说:“此人既然是阁下的人,当然知道我今天的来意。”

王弼从看见宛晨的照片时就知道此事不简单。宛晨的伤势如此严重,这群人的实力定是不容小觑。他不知道宛晨是因为中毒才受伤的。

可习惯使然,他没有追问事件缘由,所以宛晨究竟干了什么他并不知情。

九杀门的门规极严,没人敢逾规办事,没有追问的必要。

王弼盘算着,回答知道或不知道都不是最稳妥的。

如果回答知道,宛晨却犯了门规,捅了天大的篓子,对九杀门的声誉有损。

如果回答不知道,就显得自己昏庸无能,驭下无方。

“九杀门生意繁复,人员众多——”

尹丰刚才还觉得王弼是个诚实的人,没想到现在竟然开始打起太极,不禁对自己刚才的轻率感到惭愧。

思来想去还是直来直去比较好,眼下的形势也是对自己有利,再耗下去说不定对方的援军就到了。

“王将既然有难言之处,我就开诚布公了。不知是何人要取我儿子的性命?我愿出十倍价格报仇。”

尹丰此话一出,王弼再也坐不住了,挪了一下身子,猛吸一口烟。

他万万没想到宛晨竟然会做出私自杀人的事来,这是九杀门的大忌,是必死的行为,一向谨慎的宛晨怎么会做出如此出格的事?

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?此时他很后悔没有过问宛晨。

眼前这尹丰也不是寻常之人,我们杀了他的儿子,竟然还坐的住。

尹丰见王弼没有答话,继续说:“拿人钱财,替人消灾,乃是贵派的业务,我也懂规矩,恩怨分明。但是,我知道九杀门还有一个规矩,只要拿出超过九倍的报酬,就能杀任何人。现在,我愿意拿出十倍的报酬,为我儿子报仇。”

王弼和尹丰目光对视,互不相让,双方都知道危机已是一触即发。

尹丰接着说:“其二,九杀门何时做起了窃物偷宝的业务?这女人不但杀了我的儿子,还盗走我的宝物。”

王弼再也掩饰不了持续而来的震惊,脱口道:“什么宝物?”

尹丰见他情绪上来,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人的情绪一旦失控,谈判就会事半功倍。

“我家祖传的古老铜镜,价值不菲。”

王弼简直不敢相信宛晨竟会同时犯下两条杀头大罪,愤怒与疑虑不断在心里发酵。

他看下时间已经不早,按照约定,要马上赶往江边。

但从眼下的情况来看,尹丰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,越耗下去,越对自己不利,不论如何都不能影响寻找玄冥甲,必须速战速决。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
手机
手机阅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步,随时随地,手机阅读
收藏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