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用户中心

锦衣血途 第629章 清剿

作者:飞花逐叶 分类:历史 更新时间:2020-03-30 10:35:01

方才虽然只是三言两语,但在场众人都是人精,自然清楚这是一场激烈的权力斗争。

而斗争的最终结果,自然是以陈啸庭获胜而结束。

可以预见,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只要陈啸庭还在雍西,周文柱都不会再出来闹腾。

这对章橙等人来说是极好的消息,夹在两位大佬之间求生存,其实是很闹心的事情。

看着周文柱消失的步伐,陈啸庭才转身面向房间之内。

跨进千户大堂,内里六人皆起身下拜,对陈啸庭的礼数丝毫不敢减少。

“参见大人!”

陈啸庭走上了主位坐定后,才缓缓开口道:“都免礼吧!”

待众人起身后,陈啸庭才接着说道:“今天叫你们过来,只为了一件事……”

陈啸庭讲话,众人都聚精会神听着。

“跟过我的人都都知道,白莲教这些反贼就跟地里的杂草一般,割了一茬又会长出一茬来,当真是让人头疼无比!”

说道这里,陈啸庭还揉了揉额头,白莲教确实是个头疼事。

“如今这些人胆子越来越大,连咱锦衣卫的千户都敢杀了,我不知道对此事你们是何想法……”

扫视众人,陈啸庭接着说道:“这些人今天敢杀千户,若是不将其重创,把他们打疼……你说他们会不会想要在座诸位的脑袋?”

“千户都能杀得,难道百户总旗还杀不得了?”

说到这里,陈啸庭便停了下来,他要给下面这些人思考的时间。

而说这些话的目的,就是为了让他们紧迫起来,明白此时局面对他们个人来讲极其不利。

只有从心里紧张起来,大家伙儿做事儿的情绪才会高,才会真的愿意豁出去干。

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,将众人神色间已从心忧中恢复,陈啸庭才继续道:“所以,白莲教必须要剿除,今天咱们要议的就是该如何清剿!”

陈啸庭的思路很简单,要想保证白莲教反贼闹不起来,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就是主动出击。

破坏这些反贼的组织架构,破坏他们在百姓中的根基,这样他们还怎么闹得起来?

即便能闹腾,那也得恢复几年才行,但这样陈啸庭就已经完成任务。

“雍西的情况我知道,两个百户所都有自己的情报,都圈养了些反贼没有抓捕,现在都是什么情况?”陈啸庭沉声问道。

他的目光首先看向了章橙,章橙已在千户所干了两年,情况已能熟悉掌握。

章橙便答道:“回禀大人,通过对当初留下的那批反贼监视,到现在我百户所已掌握了三处窝点,一直等着发现新的窝点!”

已知三处窝点,裴轮等人不由对章橙刮目相看,感慨下面的千户所也不都是的废物。

当陈啸庭的目光扫向蔡洪时,蔡洪本人便有些尴尬,他一直都在广德当差,短时间还不熟悉千户所的情况。

知道这一点,所以陈啸庭也没为难他,而是开口道:“两个百户所,想来也查到了五六处窝点,最近多多派出人手跟踪,尽量多挖出几处窝点来!”

雍西千户所已经掌握了白莲教的一些窝点,就这样周文柱都忍到现在没有动作,陈啸庭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。

他那里会知道,周文柱之所以在等,其目的就是为了等钦差来一同办案,到时候责任共担。

周文柱是聪明人,他清楚知道现如今局势,打压白莲教已经不是单一的事情,而是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
没有沈岳的背景在,很多事情周文柱都做不了,所以他便装聋作哑,沉浸在自己的千户梦中了。

“都听清楚了没有?”陈啸庭冷声喝问道。

“听清楚了!”只是章橙和蔡洪在答,因为这事只啊他们两人能办。

“多挖出些人来,到时候咱们收网,绝对能抓一大批反贼!”陈啸庭手指瞧着桌子说道。

接下来,陈啸庭又吩咐了其他一些事,主要是对下面各百户的要求。

清剿白莲教光靠千户所是不行的,必须要下面各大百户所动起来,才会有大的效果。

当初广德时,百户所全力出击之下,仅凭百户所一己之力就找出了不少白莲教反贼。

而给下面百户所传令之后,千户所需要做的就是监督这些人。

这件事,陈啸庭打算交给刘思勤来办。

“刘百户,督促下面各百户所的事,就由你来着手!”陈啸庭语气淡然道。

这话可真真让刘思勤吃惊了,他是真没想到陈啸庭会用自己,难道他二人之间的过节购销了?

此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刘思勤当即便答道:“卑职领命!”

其实陈啸庭想的很简单,他把准了刘思勤的心思,笃定他会紧紧抓住这“将功折罪”的机会,所以做事是一定会尽心尽力。

另一方面的原因,则是更加朴素的道理,掌刑百户所的职能之一,本就有对下面百户所的监督。

接下来,又是一番详细讨论后,最终才拿出了个行动章程,这是各个百户所互相配合的最优解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任务,让所有人都要离开时,刘思勤被陈啸庭留了下来。

其他人离开,大堂内只剩下他二人,刘思勤没来由感到心慌。

“不必紧张,你我之间虽有过节,但本官又不是吃人的怪物!”陈啸庭微微笑道。

刘思勤只得讪笑不已,却不知该如何答话。

作为上上上任千户的公子,几年前的刘思勤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,自己会在当初那名小旗官面前卑躬屈膝。

可想不到的事情,不代表不可以做,只见刘思勤躬身道:“千户大人,当初是卑职利欲熏心,方才与岳梦豪一道胡作非为,实在是该死!”

坚决不为自己辩解,才是存活下去的基本操作,这些刘思勤心里门清儿。

自从陈啸庭到任之后,刘思勤就准备着这一刻该如何说话,所以此时他心里有既定的套路。

“这些都是废话了,今天我对你只说一句,你要听清楚了!”陈啸庭表情严肃。

刘思勤腰弯得更低了些,便听他说道:“还请大人示下!”

“这次你用心办差,除了成效往事既往不咎,否则新账老账咱一起算!”

“明白没有?”陈啸庭语气严肃道。

他不是圣母,做不到随随便便就原谅别人,更别说刘思勤差点儿还要了他的命。

但他终究没那么极端,本着废物利用的心思,他还是给了刘思勤一线希望。

而之所以给刘思勤机会,说到底还是因为他有利用价值,毕竟他干了这么些年的掌刑百户,短时间没有人可以替代。

此时,只听刘思勤郑重答道:“卑职明白!”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
手机
手机阅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步,随时随地,手机阅读
收藏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