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

仙武帝尊 第三千零四十五章 裂缝尽头太古路

作者:六界三道 分类:玄幻 更新时间:2020-06-01 01:32:46
        

轰!

        

天魔天帝定了身,一脚踩的星域崩塌,极道帝威滔天,漆黑魔煞汹涌翻滚,淹没乾坤,天音颇魔性,响满了四海八荒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是诸....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铮!

        

天帝话都还未说完,便见毁灭的一剑,自遥远星空斩来,帝躯险被生劈,方才稳住身形,便被东荒女帝,卷入太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小小大帝,也敢攻吾?”

        

天魔天帝震怒,显了帝道魔像。

        

轰!砰!轰!

        

而后便是轰隆,两帝于帝道战场开战,大战动颤宇宙星空,抬眸仰看,多见末日异象,大道太上天都撑不住至尊威压。

        

冥帝双目微眯,能见天魔天帝的周身,环绕有时间法则,非后天所悟,是先天自带,映着乌黑魔光,也蒙着毁灭色彩。

        

很显然,那不是一般的天帝。 一秒记住http://m.1dxw.com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,诸天的东荒女帝,也不是盖的,证道成帝已有一千多年,已非当年的小女帝,对禁忌法则的参悟,亦夺天造化。

        

道祖看的乃苍缈,正是先前裂缝之地,裂缝已愈合,叶辰已无踪影,不出意外的话,他能从那裂缝,逆向杀到太古路。

        

天玄门,天庭女帝已走出,俏眉微颦,神色不怎么好看,太古路不是想象中那般简单,叶辰独自一人去,很可能被灭。

        

自那方收眸,她也直入太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....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见女帝杀上来,天魔天帝骤然色变了,似是认得天庭女帝,猩红的帝眸中,还多了恐惧之色,本就落下风,天庭女帝杀上来,彻底被压制,被打的站都站不稳。

        

噗!噗!噗!

        

漆黑的帝血,如雨倾洒。

        

啊....!

        

在诸天,这尊天魔天帝,显然不够看,独战不行,更莫说被群殴,两尊女帝比他想象中更可怕,一次次将他帝躯打爆。

        

轰!砰!轰!

        

不止诸天有轰隆,苍缈也有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到太古路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

道祖轻喃,极尽目力仰望,自听得出,苍缈传来的轰隆,乃大战的波动,多半就传自太古路,搞不好是叶辰大展神威。

        

道祖猜的不错,但只猜对了一半。

        

太古路上的确有大战,却非叶辰而起,而是帝荒和红颜遭了群殴,足几十尊天魔帝,各个神威滔天,打的是天崩地裂。

        

再说叶辰,还在裂缝通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

此通道光怪陆离,无时间和空间概念,有时空之力、半时空之力飞溢,与时空乱流有些相像,时而还交织出毁灭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

叶辰缓步而行,帝道神识窥看着八方,霸道的帝躯,被莫名的力量,划出一道道血壑,也仅是血壑,远伤不了他根本。

        

他曾施法,欲刻轮回印记,想以此施飞雷神回诸天,可印记方才刻下,便被瞬间抹去,还有梦回千古,也一样被隔绝。

        

不知何时,他才出裂缝。

        

入目,便是昏暗的天地,上方阴云密布,且云中电闪雷鸣,下方焦土一片,浩瀚无疆,以他帝道目力,都望不见天尽头。

        

这里,没有白天黑夜,亦无星辉月光,有的尽是昏暗,好似有一层云幕,遮了该有的光明,走到哪,都是傍晚的天色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太古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叶辰心中这般说道,虽是第一次来此,却极为笃定,只因继承了第一世的些许记忆,看这昏暗天色,瞧这混乱乾坤,肚皮极为相像,多见空间扭曲,朦胧氤氲的迷雾之中,还能见时空的光晕似隐若现。

        

对此,他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

太古洪荒涉及时空,通往太古洪荒的路,自也涉及时空,正因如此,他才惊叹天庭女帝的手段,这得多大的神通,才能铸出这么一条路,他自认是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前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小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叶辰迈开了脚步,走一路,呼唤一路,欲寻帝荒、红颜和战神刑天。

        

可惜,未得到回音,更无大战波动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老大,遁甲天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正走间,突闻混沌鼎一声咋呼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瞧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叶辰说着,轻轻抬手,将一颗飞过的金字捉了过来,的确是遁甲天字。

        

太古路上会有此字,叶辰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

相传,遁甲天字出自遁甲天书,而遁甲天书,也与太古洪荒有关,至于何种关系,他尚还不知,传承的第一世记忆中,也无这方面的秘辛,只知遁甲天书很神秘。

        

轰!轰隆隆!

        

蓦的,轰声乍起,震得乾坤晃荡。

        

叶辰侧眸,一步登天,直奔昏暗深处,能精确地寻到轰声源头,听声响,该是大战波动,而且,还是一场帝道大战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撑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叶辰眸光如炬,很本能的以为,是帝荒、红颜、或战神刑天,多半遭遇了外域的至尊,隔着无尽苍缈,能嗅到天魔之气。

        

让他皱眉的是,并无三人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

遥看天边,虚无上两道人影大战正酣,其一乃天魔的至尊,大帝级;其二乃诸天人,身披古老铠甲,手提淌血仙剑,压竟是一尊准帝,论级别,该是至强巅峰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九天神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叶辰帝眸微眯,认得那身披铠甲的人,名九天,为九元天体,号九天神王,乃战古大帝座下第一神将,他虽未见过其真人,却见过其雕像,曾造过不朽传说。

        

看来,战古大帝当年,也曾带着神将,入太古洪荒,九天神王之所以在这,该是与战神刑天,背负着同样的使命,那便是回诸天搬救兵,无奈,太古路已崩断。

        

噗!

        

他看时,九天神王喋血,被天魔帝一矛洞穿,古老的神躯,险些被强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

天魔帝狞笑,凌天一矛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

九天神王身形摇晃,已站都站不稳了,战甲残破不堪,浑身血壑,通体每一道伤痕,都萦着帝道杀机,非他不够强,是修为绝对压制,对方是帝,他只是准帝。

        

轰!

        

叶辰一步跨过虚无,一掌抡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

天魔帝骤然色变,都未瞧见出手者是谁,只见一只金色的大手,携有毁天灭地之威,掌印还未到,心灵便忍不住战栗。

        

电光火石间,他祭了帝道异象。

        

尴尬的是,他帝道异象的守护,脆弱不堪,被叶辰一掌打的崩毁,连带着他的帝躯,也一并被打灭,只剩一道虚幻的帝道元神,但也在坠落中,一寸寸化作飞灰。

        

到了,他都未瞧见是谁,只见远方一道金光人影,极为刺目,看不清真容。

        

九天神王神色怔怔,满目的难以置信,那特么是一尊帝啊!不受压制的帝,竟被人一掌打灭,那出手之人该有多强大。

        

他下意识回眸,入目便见叶辰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圣体?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成帝的圣体?”

        

神王的眼界,还是不低的,一眼洞悉。

        

正因看出了,所以才震惊,纵观整个诸天史,大成圣体有不少,证道成帝的圣体还是头回见,难怪能一掌打灭一尊帝。

        

说话间,叶辰已从天而降,未有言语,手掌放在了神王肩膀,施了神力,替其抹灭了杀机,也帮其愈合了残破的神躯。

        

仅一眼,他便看透了九天神王,体内潜藏有神秘力量,能屠大帝的那种,该是得自太古洪荒,但不能永久长存,用一分则少一分,此刻,那力量已所剩无几了,若非如此,那尊天魔帝也未必是神王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后生可畏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

九天神王笑的疲惫,也笑的欣慰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前辈,太古洪荒究竟出了何等变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叶辰当即问道,继续灌输神力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知。”九天神王轻摇头,声音沙哑不堪,“大帝只让吾等回诸天...搬救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叶辰不由皱了眉,得了神王准确答案,便印证了先前的猜测,太古洪荒的确有大变故,前是战神刑天,后是九天神王,皆准帝级,足证明一件事,那便是身在太古洪荒的历代大帝,都无暇他顾,因腾不出手来,才会派各自座下的神将回诸天。

        

看九天神王悲凉的神色,便知一同出来的神将,并非他一个,至于其他的,多半已葬身太古路,便如他当年的第一世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前辈可曾见帝荒、女圣体和战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叶辰问着,又祭了帝道本源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帝荒...还活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女圣体?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刑天也活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

九天神王思绪被打断,可神情却惊异,他记忆中,帝荒为护月殇成帝,早已葬灭了;还有女圣体,荒古圣体还有女的?什么鬼;刑天那厮命也够大,竟也活着。

        

叶辰微笑,九天神王不知,也在情理中。

        

他传了神识,将诸多事告知。

        

九天神王读之,唏嘘不已,竟不知后代诸天,发生了这么多有趣的事,他该是错过很多精彩的剧目,譬如帝荒和红颜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未曾见过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良久,才闻九天神王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

叶辰默然,又皱了眉宇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此路毁坏的程度,远比我等想象更严重。”九天神王缓缓道,“吾用了几千年才看明白,太古路崩断,断的可不止三两处,断开的太古路,首尾是不相连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神王这般一说,叶辰瞬间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太古路不知断了几截,之所以未寻到帝荒三人,多半是他们...不在同一截上。

        

而他,所进的裂缝,通往的恰巧是这截太古路,或者说,因裂缝通道时间和空间的错位,本不该到这截,却到了这截。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点,很好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

先前,那道裂缝跌出了一尊天魔天帝,显然不是从这里跌出去的,先前若有天魔天帝在这截太古路上,那九天神王不可能还活着,大帝都战不过,更莫说天帝。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说,从哪跌出去的,再从那道裂缝进来,不一定还是原来那截太古路。

        

至于搬救兵,这个本身就很难做到的,太古路已崩断,只天庭女帝能接续,无论从太古洪荒中出来多少神将,都注定回不去诸天,至少从太古路是回不去的,若恰巧遇见了裂缝,便有机会回去,但也得瞄准才行,能跌到诸天三界,同样能跌到外域,若一不留神到外域,会死的很惨。

        

事实证明,跌回去的几率,小的可怜,这么多年来,跌到诸天的外域至尊和魔兵魔将,倒是不少,却从不见一个诸天人跌回去,或许他们曾寻到过裂缝,可惜运气不佳,未跌到诸天来,却跌去了外域。

        

在这看脸的时代,运气很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

再说他第一世,纵太古路上无外域至尊,他也到不了太古洪荒,只因这条路是断的,无天庭女帝,谁来都不好使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小娃,你是从裂缝进来的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

九天神王开口,又看叶辰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如前辈所说。”叶辰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

九天神王则一声叹,裂缝他自也见过,也见过人进裂缝,进去便杳无音讯,可能回到了诸天,可能在通道中被禁忌之力毁灭了,也可能跌到了天魔域或厄魔域。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,先前从太古洪荒出来的众神将,大多还是被灭在了太古路,他是其中较幸运的那个,这截太古路上,无太多外域至尊,至少,并没有天帝级和帝道圣魔。

        

微风拂来,神王嘴角又溢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 

不止如此,他那染血的长发,也一缕缕化作了雪白,看样子,已是寿元无多。

        

可以这么说,若非体内太古洪荒的力量,在暗中撑着,他多半已成岁月尘埃。

        

这么多年,不知战了多少场,那股力量,已消耗殆尽,他的大限也将迎来尽头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前辈,且先睡上一段岁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叶辰终是收了手,却使出了帝道仙法,将九天神王封印了,可不能让这尊神将老死了,需寻到太古洪荒,才能解封。

        

将神王放入大鼎,他循着一方找去。

        

他并不知这里,是第几截太古路,只知这片天地,无比浩瀚,真太辽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是他小看了这条路,本以为从裂缝进来,便能寻到帝荒、红颜和刑天,可事实上,欲找他们仨,会比登天还难,除非接续太古路,遗憾的事,他无那个神通。

        

而他此时此刻的处境,就有些尴尬了,貌似已被困在了这截太古路,去不了太古洪荒,也回不了诸天三界,能找到裂缝自然好,从裂缝穿梭回去也自然好,但若瞄不准,跌去天魔和厄魔域,会更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

古天庭女帝不让他过来,是极正确的,那娘们儿好似早知太古路的状况,来了太古路,就很难回去了,而且,时刻都有被灭的可能,他第一世便是很好的例子。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
手机
手机阅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步,随时随地,手机阅读
收藏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