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
        

轩辕武眼尖地发现,她脸颊上被利箭滑过之后,留下的血线。

        

只觉得心疼到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    

三年多的离别,几乎将他整个人折磨得体无完肤,就像是有无数蛇虫鼠蚁在啃食着他的心一般,让他日日夜夜都在思念之中度过。

        

时间不是忘记的良药,只会将原本就已经浓郁的眷恋发酵得更加令人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轩辕武,如果没记错的话,长公主至今仍是你未过门的妻子!她现在在这儿,你难道要忘却当年情分,一意孤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

太子并没有将刀架在唐欢脖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

毕竟一朝储君也是要脸的好伐,用刀架在当朝长公主脖子上,去逼一个逆臣放下屠刀,这种操作会被天下人的唾沫给淹死!

        

人家只会说堂堂太子,没点本事,竟然需要利用女人来退敌!

        

唐欢站在城楼边上,静静地看着轩辕武。

        

猎猎狂风吹起她鬓边的青丝,看上去肆意而张扬,仿佛随时都要随风而去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

轩辕武只觉得手心发汗。 记住网址m.1dwx.com

        

平安刚一出现,轩辕武就停止了攻击,太子了然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

果然,不愧是轩辕武的命脉啊!

        

于是越发的洋洋得意,“轩辕武,让你的人放下兵器,你进城受降,本宫可以既往不咎,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!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别说假话,要是他放下兵器进城受降,到时候你又不放过他,岂不是会打脸。”唐欢见缝插针地进行作死大业,还一副特别语重心长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闭嘴!”太子简直想掐死这个话痨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?你难道不希望我帮你劝劝轩辕武吗?你劝说他好像没太大效果啊,打蛇打七寸,我要是一开口,说不准他立马就屈服了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

唐欢一边说着,还一边早有准备的从衣袖中掏出一个自制的简易扩音器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轩辕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唐欢冲着城楼之下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

太子并未阻止,许是觉得唐欢刚才的话,说得有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

他也不担心唐欢会乱说,毕竟她的命现在捏在他手中,她要是敢胡说八道,可就别怪他翻脸无情!

        

轩辕武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听到过她的声音了,他时常会在梦里梦见她。

        

刚重生的时候,他日日都会梦见当年轩辕家满门抄斩血流成河的场景。

        

可是时至今日,有关于轩辕家的梦境越来越少,他时常梦见的反而是当初还未曾重生之时,小郡主跟他相处时的一颦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

人就是这么奇怪对不对,陷入执念当中的时候,总觉得自己若是完成了这个执念,今生就再无所求。

        

可是当执念达成之后,却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,仿佛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

然后再度陷入到,另外一个执念的怪圈中去。

        

唐欢深吸了几口气之后,气沉丹田。

        

然后冲着太子挥了挥手,示意他走开一点,别挡住了自己发挥的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轩辕武,你不是个男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

唐欢中气十足的怒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

太子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,简直粗俗!

        

唐欢一边说着,一边索性爬到城楼上站起来,瘦弱的身躯看上去,仿佛随时要被风吹下城楼。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
手机
手机阅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步,随时随地,手机阅读
收藏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