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

浅浅爱,深深情 第202章 一定是她

作者:曲婉凌慕白 分类:玄幻 更新时间:2020-08-09 05:21:20
        

“她说话的时候,每句话都在故意针对婉婉,目的就是让我误以为我妈是被婉婉推倒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既然没有亲眼看到,她为什么这么确定一定是曲婉,肯定有问题,除非她是故意掩饰真相,想要误导凌慕白。

        

南风也察觉到了,但是并不确定,“也许她只是猜测,就随口说出来了,并不是故意针对曲小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如果是小病小伤,可以口无遮拦想到哪里说道哪里,但是这次是人命关天的大事,刘兰芝肯定知道严重性,还故意这么说,就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开始也怀疑她担心我妈,所以说话乱了分寸,可这段时间我妈对她并不好,经常骂她,她心里有怨气,这个时候不应该表现的这么积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越来越怀疑,孙兰有可能是被刘兰芝推到的,燕窝里的毒药也是她放进去的,故意两头挑拨。

        

尤其刘兰芝和曲婉并没有直接的矛盾,凌慕白故意和曲婉吵架的时候,正常人都会劝解,让双方冷静一下,可刘兰芝还在火上浇油,明显别有用心。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已经认定,这个刘兰芝绝对有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

他故意和曲婉发脾气,就想麻痹刘兰芝,看看她接下来的反应,果然,刘兰芝一开始推波助澜,但是一说到要报警,顿时又害怕了,开始替曲婉辩解,不想让他报警。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,南风也意识到肯定有问题,刘兰芝前后的反应明显不太正常,而且一个佣人,说话攻击性那么强,也不是她平时唯唯诺诺的风格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既然这样我们就盯紧她查查,如果她有问题一定会露出马脚的。” 记住网址m.1dwx.com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,盯紧她!”凌慕白让南风立刻去办,“还要盯着许艳霞,这件事情肯定和她也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以前就对许艳霞没有好感,现在想一想,每次出事的时候总有许艳霞出现的影子,也许这个人没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

尤其今天,许艳霞一出现,立刻就停电了,恰好母亲受伤的这段时间没有监控资料,这太巧合了,让人不能不怀疑。

        

别墅里各种设施很完善,不会轻易出现什么故障。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立刻让南风调查别墅附近的监控,看看许艳霞进别墅之前有没有接触过什么人,如果是她让人剪断了别墅的电线,肯定会留下破绽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凌总,我马上去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要惊动她,先去差那个不小心弄断电线的工人,顺藤摸瓜,不要让她起了疑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到家里检查了一遍,又开车去了医院,刚好许艳霞过来探望孙兰,抹着眼泪走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慕白,这是怎么回事?我今天白天去看她还好好的,怎么我一离开就变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强行压住心里的冲动,没有表现出自己的厌恶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曲婉,我没想到她居然那么狠心,居然到家里去打我妈,还把她推倒!”凌慕白咬牙切齿,满脸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

许艳霞吃了一惊,“怎么会呢?曲婉怎么会做这种事情?太狠心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会有错,一定是她,当时我妈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!”凌慕白又想到了之前发生过的事情,“上一次她就到家里打了我妈,我已经饶了她一次,没想到她不知悔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痛心疾首,“如果不是考虑到她肚子里的孩子,我绝对不会放过她!”

        

他脸上的愤怒几乎要把人生吞活剥了,许艳霞也松了一口气,她的计划天衣无缝,果然连凌慕白都发现不了破绽。

        

其实就在刚刚秦素蓉打电话告诉她说凌慕白和曲婉闹翻了,她还不完全相信,特意过来看看虚实。

        

现在亲眼看见凌慕白的样子,她是完全的放心了,现在只要孙兰不醒过来,一切就完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许艳霞安稳了凌慕白几句,放下半路买的一些说过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脸色立刻阴冷下来,对着助理吩咐一声,“守在病房门口,没有我的同意,任何人不得进入病房,包括医生和护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如果真的是这些人做的,她们肯定不希望母亲能醒过来,要防备她们背后动手,尤其是许艳霞,她本身就是医生,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动一些歪心思,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凌总放心,我们会时时刻刻都盯着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想给曲婉解释一下,但是又怕那些人得到消息,只能先忍着毁了别墅。

        

刘兰芝立刻跑过来,“夫人怎么样了,醒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还没有,医生说很难醒过来了。”凌慕白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明天就搬到医院病房里,去伺候夫人,让她早点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用了,我已经请了两个护理,日夜在病房里照顾。”既然对刘兰芝起了疑心,他肯定不会再让这个人靠近母亲的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怎么行?外人不了解夫人的习惯,还是我去更稳妥一些,反正夫人住院了,我在家里也没有多少事情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刘兰芝说的情真意切,很有主仆情深的样子,坚持要亲自去医院照顾孙兰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知道你是好意,只是医生说了,我妈现在的情况很危险,需要专业的护理人员,其他人最好不要靠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他叹息一声,脸上带着疲惫,“我妈那边已经有人照顾了,你不用担心。我平时要忙公司的事情,家里不能没有人照看,你还是留在家里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这显然是对她委以重任,主人不在家,整个家都是她说了算了,刘兰芝心里暗暗欢喜,凌家那么多钱,买个菜都能挤出半斤油水,这个差事她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

只盼着孙兰永远不要醒过来才好,这样她就可以高枕无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林依依这几天在外地出差,回来推开门就闻到一屋子的香味,她乐不可支,“我这运气真好。这一回来就能吃到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曲婉听见声音转头笑,“不是你运气好,是舅舅知道你今天回来特意为你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吗?哎呀,舅舅对我太好了!”林依依说完目光在室内看了一圈,“我儿子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在这儿呢!”瑭瑭从房间里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乖,过来让干妈亲一口!”林依依张开双臂,瑭瑭扑到她怀里,先亲了林依依一口,“我的礼物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说过多少遍了,要叫干妈,不然没有礼物。”林依依佯装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能叫你干妈。”瑭瑭很认真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为什么不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王叔叔让我叫他干爸爸,我已经答应了,如果我叫你干妈,那你岂不是王叔叔的老婆?”

        

林依依和曲婉面面相窥,瑭瑭又说,“王叔叔没有老婆,你不如就嫁给王叔叔吧,这样我就可以喊他干爸,又能叫你干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这小鬼头,说什么呢?”林依依脸一下子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瑭瑭这建议不错哦!”曲建国从厨房里端了菜出来,随口调侃林依依。林依依的脸更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这当口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,“儿子,爸爸来了!”王子承手里拎着一大袋东西,笑眯眯的推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

瑭瑭对着他摇头,“是干爸爸,不是爸爸!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,是干爸爸。”王子承顺着他的话说,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面,吸吸气,“好香!我得去看看今天晚上都有什么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都说馋猫鼻子尖,王总这鼻子比猫还灵。”曲婉取笑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才知道啊?”林依依也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王子承也不理会她们二人的调侃,抱着瑭瑭转了两圈,然后直接去了餐厅,看见曲建国摆好的菜,王子承露出一副馋样,“这么多好吃的,今天晚上真的是太有口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刚刚林阿姨也是这么说的,你和林阿姨都是馋猫。”瑭瑭奶声奶气的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

王子承哈哈大笑,“我不是馋猫,你林阿姨才是馋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不是馋猫是什么?”瑭瑭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是食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切!”林依依不满的哼了一声,“最多是个吃货!”

        

曲建国从厨房里端出最后一盘菜,“可以开动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

曲建国的厨艺自然不是盖的,酒足饭饱,一行人坐在客厅聊天,王子承问曲婉,

        

“凌慕白母亲受伤住院了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

曲婉点头把那天发生的事情又和他们说了,听说凌慕白怀疑是她导致孙兰昏迷,林依依气得直跳脚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凌慕白这丫的就是一个是非不分的玩意,从前那样对你,现在又怀疑你,婉婉,我们以后再不要理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曲婉之前是很愤怒的,不过现在冷静下来后就没有那么生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理解凌慕白的痛苦,虽然当时很生气,可是现在想了想,如果我是他,在那种情况下只怕和他是一样的表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竟然还帮他说话?”林依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“你让我怎么说你好,那姓凌的都这样对你了,你还这样,我看你呀,就是没有被他欺负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件事不是小事情,有关人命啊?”曲婉提醒林依依,“如果是孙兰自己摔倒受伤也罢了,可是我感觉事情没有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,我也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。”王子承插嘴,“别的我不敢肯定,但是孙兰让人送有藏红花的燕窝给婉婉吃,我绝对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说不定,这老妖婆想让婉婉和凌慕白彻底了断?”林依依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会,孙兰绝不会做出害死自己孙子的行为,这完全没有理由。”王子承肯定肯定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最要紧的是婉婉追到凌家,刚好孙兰就出了这样的事情,这怎么看都是有预谋的行为,目的就是要让凌慕白和婉婉反目成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谁这么歹毒?”听王子承这样一说,林依依也觉得事情有些严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不明摆着的吗?”王子承冷笑,“现在谁最不愿意看到婉婉和凌慕白有纠葛?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江馨月?”林依依一愣,“这还真有可能,只是她这手也太长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在孙兰让刘兰芝送燕窝来的头天晚上,江馨月打过电话给我……”曲婉把江馨月打电话给自己说的话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之前我以为孙兰是两头想讨好,现在想,江馨月知道孙兰买礼物给我一定是凌家有人告诉她的。我猜测那个人就是刘兰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王子承表示赞同,“听你这样说我也觉得刘兰芝不简单,她肯定是被江馨月收买了,成为她们的帮凶,现在就看凌慕白能不能想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说话间外面传来汽车的声音,很快门铃响了,林依依打开门,凌慕白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还有脸来?”看见凌慕白林依依没有好气。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没有理会林依依,径直走向曲婉,“婉婉,我有话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看见凌慕白来曲婉也挺吃惊的,“你来得正好,我也有话和你说,我们到外面去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一起去了花园,曲婉准备坐在花园的椅子上面,凌慕白伸手扶住她,“凉,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他脱下外套放在椅子上面,曲婉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,坐了下去,凌慕白跟着坐在了她的旁边,他伸手把曲婉的手握在手里,“婉婉,对不起!”

        

听他用愧疚的声音说出对不起三个字时候,曲婉眼圈一下子红了,“凌慕白,你混蛋!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我不好,婉婉,你原谅我吧。”凌慕白说着伸手把她搂在怀里,曲婉推他,“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婉婉,让我抱抱你,一会就好。”听着他声音里的伤感曲婉心一下子难受起来,她没有再推他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凌慕白,你妈变成这样真的和我没有关系,我觉得有人在故意设计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解释,“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,我知道你不会做这种事情,而且我也相信我妈不会给你下毒,我们都被人算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管凶手是谁,刘兰芝都是帮凶,她肯定被人收买了,故意挑拨我们,把矛头转移到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之前凶你是为了麻痹刘兰芝,一直没过来向你解释,也是怕她们察觉到我的行踪,我刚才绕了好远的路,确定没人跟着,我才过来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曲婉点头,“我也觉得这个刘兰芝有问题,我觉得背后的人有可能是江馨月,因为前一天江馨月给我打了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她把事情说了一遍,包括她自己的怀疑。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视线冰冷,他现在更加确定自己之前的猜测了,“我也觉得是她,而且,许艳霞肯定也在帮她,虽然我不知道她和许艳霞怎么勾结到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他已经让南风去查许艳霞的底细了,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,但是在这之前,只能先委屈曲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只要能把凶手抓出来,我受些委屈不算什么,你不用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南风接到凌慕白的吩咐,就亲自出去调查,查了别墅附近所有的监控,希望能找到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    

那个不小心剪短电线的工人当天在别墅外面修剪草坪,南风查到他的信息亲自去找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个工人身上有很多案底,抽烟喝酒赌-博,好几次进警局,现在还欠着赌场一屁股债。

        

对于一个普通绿化工人来说,这笔钱他半辈子都还不完。

        

让南风诧异的是,见到这个人的时候,这个人没有愁眉苦脸,反而神采奕奕,像是精神焕发了。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
手机
手机阅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步,随时随地,手机阅读
收藏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