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

浅浅爱,深深情 第38章 逼死我才甘心吗

作者:曲婉凌慕白 分类:玄幻 更新时间:2020-08-09 05:25:36
        

三年后,凌慕白亲耳听到她嘴里说出渣男两个字,他的心里一阵刺痛,差点没有控制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曲婉,我没有出轨,我和江馨月从来没有发生过关系,我也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当我是傻子吗?”曲婉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

江馨月连孩子都怀上了,孕检单子上有凌慕白的亲笔签名,真当她是瞎子,聋子吗?

        

“曲婉,为什么你从来都不肯相信我?我们互相猜疑,你怀疑我,我怀疑你,最后不仅伤害了我们自己,也伤害了无辜的人,伤害了馨月!”

        

听到凌慕白说江馨月是无辜的人,曲婉一下子就炸毛了,如果江馨月无辜,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坏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明知道凌慕白是她的姐夫,她还要横插一脚,怀上凌慕白的孩子,追到家里逼她离婚。

        

江馨月和她母亲秦素蓉一样,有当小三的母亲,就有当小三的女儿,血脉相承,一样的肮脏下贱!

        

她们母女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要脸的女人,凌慕白居然为这个贱女人辩解,说她是无辜被伤害的人,他一定是很爱江馨月吧!

        

曲婉心里刺痛难忍,就算早就不在乎当年的一切了,还是觉得心里的怒气难以压制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凌慕白,你来找我就是为了替你的小三辩解吗?那你找错人了,你应该去向广大网友解释,找我没用!” 首发网址https://m.1dwx.com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痛心疾首,“婉婉,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冷血无情?你已经不是我当初爱的那个婉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是不是冷血和你有关系吗?你只不过是一个前夫而已,在我心里连一个路人甲都不如,有什么资格来评价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

曲婉眼中的冷嘲那么明显,深深的刺激了凌慕白的眼睛,他用手掐住她的下巴,“没关系吗?曲婉,我会让你为你说过的话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    

曲婉心里一紧,忽然怕了,凌慕白靠她这么近的距离,要做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

“凌慕白,你放开我,你要干什么?”这个禽-兽,该不会是要在车里,对她做什么吧!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要做什么?当然是让你付出代价!”凌慕白身体压过来,连个人的身体近在迟迟。

        

曲婉一阵恶心反胃,伸手去推他,“凌慕白,你混蛋,滚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盯着她红红的脸蛋,粉嫩的唇,忽然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她几年前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

那时候她那么单纯可爱,每次见面都会跳起来勾住他的脖子,送上自己香香的唇。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神色一阵恍惚,竟然忘记了自己一开始过来的目的,心里的欲-火蹭蹭往上蹿,眼底染上了一抹赤红。

        

他掐住她的下巴,低下头狠狠吻了上去,香软的触感太美妙,让他一发不可收拾,不断加深这个吻。

        

三年了,他无数次怀念她的味道,无数次黯然伤神,终于再一次品尝到她的香甜,再也忍受不住,在她唇上反复碾压。

        

一股邪火从身体里燃烧起来,凌慕白大手钻进她的衣服里,四处游走。曲婉被他吓坏了,用力去推他,却根本推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

想到他的唇不知道亲过江馨月多少次,他的手不知道摸过江馨月多少次,曲婉就恶心到想吐。

        

她不稀罕一个已经劈腿的男人,只当是丢掉的垃圾,没有兴趣再捡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

恶心的感觉充斥着神经,曲婉手脚并用,拼命的挣扎,对他又抓又咬,又扇耳光。

        

以前的她,在他面前总是柔弱的样子,现在却成了凶悍的模样。凌慕白不知道被打了多少下,依然死死抓着她,不肯放手。

        

曲婉无计可施了,猛地伸脚踢向他的命根子,凌慕白闷哼一声,这才松开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

曲婉趁机推开车门,拼命向巷子里跑。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气疯了,这个女人不仅心狠,下手也这么狠,居然对他的命根子下死手。

        

他当年犯过错,但都是为了他们的婚姻能走到最后,让她不再被母亲刁难,他自问没有任何对不起她的地方,为什么她从来都不肯体谅他,不肯给他多一些理解和信任?

        

相比起来,她当年犯下的错更加不可饶恕,她有什么资格这样对他?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怒火中烧,想也不想,一伸手又把她抓回来,因为用力过猛,曲婉没有防备,脚腕重重的卡在车门缝上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

曲婉一声惨叫,让凌慕白瞬间冷静下来了,他赶紧放手,就见曲婉已经倒在地上,抱着脚一阵呻-吟。

        

借着车里的灯光,他看到了她眼里滚滚而下的泪珠,她真的受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慌了,赶紧过去抱她,被她一巴掌打在脸上,“凌慕白,你到底想怎么样?非要逼死我才甘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

他顾不上脸上挨了一巴掌,急着的盯着她的脚,“婉婉,你受伤了,你疼不疼?”

        

曲婉疼的龇牙咧嘴,脚腕像是被砍断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忍着点,我马上送你去医院!”凌慕白抱着她跑向车子。

        

曲婉虽然疼,但是不想让他送她去医院,她宁可自己的脚断了,也不想再见到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

脚上太疼了,她泪流不止,打湿了凌慕白的衣襟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婉婉,我们马上,马上就到医院了……”凌慕白把她放到车上,一脚油门踩到底,曲婉路上一直在呻-吟,凌慕白的心也跟着一抽一抽的疼,把车子开到最快。

        

路上,凌慕白给医院的医生打了电话,让他准备好急救。

        

挂断电话,医生才回想起来凌慕白的话里有一个关键词:老婆!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的老婆受伤了?他一直单身,什么时候又有老婆了?医生怀疑自己听错了,赶紧让其它医生都到急救室集合,准备急救。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下了车,一路抱着曲婉冲进了医院里,医生早就等在那里,把曲婉送进去拍了片子,做了检查。

        

她脚上扭伤了,又被车门缝隙夹了一下,白皙的脚踝上一片淤青,看起来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拉着她的手,非常自责,“都怪我不好,都怪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

曲婉疼的泪水一直没停过,额头上也渗出了汗水,小脸都开始扭曲了,但是她咬着牙,一直死死坚持着。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把手伸到她面前,“婉婉,你如果疼得受不了,就咬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曲婉嘴角动了动,吐出一个字,“脏!”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
手机
手机阅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步,随时随地,手机阅读
收藏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