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用户中心

浅浅爱,深深情 第59章 惦记别人的女人

作者:曲婉凌慕白 分类:玄幻 更新时间:2020-08-12 05:24:22
        

车子在巷子口停下来,三个人从车上走下来,看见几台挖掘机正在把一片房屋推成平地。

        

曲婉懊恼,“我真是糊涂了,这里已经开始拆迁,杂货店和小面馆前些天就搬走了,什么都吃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肖煜皱了皱眉头,看着远处拆迁工地上的条幅,“负责拆迁的是凌慕白的公司?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啊,东面要建一座综合商场,西面是停车场。”曲婉盯着挖掘机发呆,“再过几个月,旧城区就会变成商业区,我小时候的一切将永远只是一个记忆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

肖煜看向她,“婉婉,你是不是觉得很舍不得?”

        

曲婉摇头,“旧城区是这个城市最贫穷落后的地方,这里拆了,说明社会在进步,会变得越来越好,我只要把那些记忆藏在心里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给你拍张照片留纪念吧。”肖煜拿出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,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,今天要拆迁了,留个纪念也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到了公司,助理把旧城拆迁的文件拿过来向他汇报,“凌总,拆迁队已经进了旧城区,今天开始动工,一个星期之后就能拆到筒子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后面的话没说完,凌慕白知道助理的意思,一个星期之后,曲婉住的那个小区就会被推成平地,再也看不到那个小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眉头慢慢的皱紧了,那个地方他早就准备打造成一个商业区,可是那个地方是她从小长大的家,他知道她对那个地方有多深的感情。 首发网址https://m.1dwx.com

        

冬天巷子口的臭豆腐,夏天小卖店两毛钱的老冰棍,还有油泼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三年前就拿到了筒子楼的拆迁协议,三年时间曲婉杳无音讯,他一直不敢动那里,怕她回来找不到家。

        

现在她回来了,工程也可以开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在纸上签了字,拿起车钥匙出了办公室。他没有心思工作,想到筒子楼很快就会变成一片废墟,就忍不住想要再去看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

拆迁队开始从外围动工,向筒子楼靠近,这里仅剩的一些住户都在抢着搬家,凌慕白的车子刚一靠近就被堵在了路上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早知道这么拥挤,就不带你过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

听到人群里一个熟悉的声音,凌慕白向窗外看过去,他看到了曲婉,还有站在她身边的肖煜。

        

肖煜怀里抱着一个孩子,看起来两三岁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

隔着一段距离,他看不清孩子的长相,只见曲婉低下头,在孩子脸上亲了一口,带着母性的慈爱。

        

他知道曲婉多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,看到这一幕忽然心里一紧,失神的时候,曲婉和肖煜已经抱着孩子随人群远去。

        

擦肩而过的时候,他看到了曲婉脸上幸福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

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占据着他的心,他感觉胸口开始堵得慌。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下了车,沿着曲婉消失的方向走过去,不知道为什么,看见肖煜和曲婉一起出现在筒子楼,他心里会这么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

这里是曲婉的家,承载着她小时候所有的开心快乐,她以前说过,她的快乐只愿意和他一个人分享,可现在却把肖煜带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

她要忘记他,把所有的开心和快乐分享给肖煜吗?凌慕白心里窝火,这个女人太可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
有他这个前夫在,他倒要看看她怎么和肖煜分享快乐!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漫无目的寻找曲婉的身影,找了一圈都找不到。她和肖煜是步行,还抱着孩子,不可能走得这么快。

        

突然想起曲婉最喜欢筒子楼后面的小河,凌慕白急匆匆的去了小河边。

        

曲婉已经很多年没有来小河边了,江城发展日新月异,只有这条小河一如从前,河水清澈见底,没有被工业污染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

河水很清凉,站在河边能看到水底的小鱼游来游去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小时候家里穷,买不起好吃的,可是嘴又馋,我就跑到河里抓鱼回去,让舅舅做给我吃。那年下大雨,河水暴涨,我差点被河水卷走,幸好抱住了一颗大树。从那以后,舅舅再也不让我一个人来河边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她说的很轻松,肖煜能想象到当时的凶险,他视线带着心疼,“婉婉,你小时候一定过得很辛苦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啊,很辛苦,但也很快乐!”曲婉眼底带着怀念,“舅舅不让我来抓鱼,我就总是半夜做梦,梦到又来河边抓鱼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

一边站着的瑭瑭听了很兴奋,“妈妈,我也要抓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曲婉和肖煜相视而笑,“批准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

曲婉卷起裤脚,把鞋子脱下来,踩着柔软的沙子走向河里,像是重温旧梦一样,忍不住感叹,“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在这条河里抓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肖煜笑了笑,“你想来,我随时都可以陪你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瑭瑭不知道曲婉的感慨,也脱了鞋卷起裤腿跟着下河。他手里拿着一个岸边捡来的塑料瓶子,指着河里的鱼让妈妈去抓。

        

曲婉十多年没有在这里抓鱼,但是曾经的记忆还在,很快就抓了几条小鱼放到了瑭瑭手里的瓶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

瑭瑭很高兴,对着肖煜举起瓶子,“肖叔叔,你也来抓鱼!”

        

肖煜看到他们母子这么开心,也跃跃欲试,脱下鞋子蹚水走进河里。他虽然身材高大,但是从小锦衣玉食,根本不懂得抓鱼技巧,看见鱼游过来,他和瑭瑭伸手在里面乱摸。

        

鱼滑不溜秋的,他们自然是抓不到的,反而弄得满身的水。

        

曲婉看着肖煜和瑭瑭的样子,想起小时候和周围的小伙伴互相抓淤泥抹脸的情形,曲婉突然玩心大起,抓起一块稀泥抹在肖煜的脸上,。

        

肖煜没想到忽然被曲婉袭击,被抹了一脸。瑭瑭站在旁边哈哈大笑,曲婉自然也不会放过他,也抹了他一脸泥巴。

        

瑭瑭笑不出来了,噘着嘴巴,“妈妈坏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

他小手抓了一把泥,也要往妈妈脸上抹,三个人很快就变成了泥人,看起来非常可笑。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赶到小河边看见的就是这样开心和谐的一幕,心中膈应得慌,他大步向他们走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

看见凌慕白出现,曲婉心里一惊,“他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

肖煜一转头也看见了凌慕白,安慰的伸手拉住曲婉的手让她不要慌。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心里更是气恼,这姓肖的看见他来了,还敢拉曲婉的手,当他是死人吗?

        

胸口燃烧着一团火,凌慕白只想上去把肖煜暴打一顿,让他知道曲婉不是他能肖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

但也只是心里想想,他不敢真的在曲婉面前毫无理由就打肖煜,凌慕白走到河边上,“肖总,好兴致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

脸上在笑,声音却满是敌意。

        

肖煜自动忽视他眼中的敌意,“凌总这是来视察工作?”

        

视察工作怎么会来到荒无人烟的小河边?肖煜的话明嘲暗讽,凌慕白立刻就听出来了,“这小河边环境怡人,肯定热别适合养老,我打算在这里搭一间小茅屋,安度晚年,今天特意过来查看一下环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这些话是当年曲婉对他说的,那时候她经常依偎在他的怀里,讲自己小时候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

每次提到这条小河就会说起抓鱼的事情,还说老了就在河边盖一间茅屋,天天抓鱼给他吃。

        

曲婉短暂的慌乱之后很快平静下来,反正瑭瑭脸上抹了泥巴,看不清楚样子,她没必要担心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以前也想过老了回这里生活,现在才发现,只有白痴才会有那样不切实际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……”凌慕白没有想到她会这样轻描淡写的把过去总结,一时间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

肖煜接过曲婉的话,“你一直就很傻,不过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两个人配合的天衣无缝,把凌慕白气的脸色铁青,“肖煜,你家老太太如果知道她的孙子在河里玩泥巴,不知道作何感想?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用凌总操心,我奶奶年龄大了,现在一心安度晚年,早就不过问儿孙之事了。倒是你,听说凌夫人急着抱孙子,给你找了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,马上就要订婚了,凌总有这样关心自己的母亲,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最头疼的就是他妈妈对他的干涉,竟然被肖煜当面拿出来调侃。

        

他对江馨月一点感情都没有,但也不想这个时候解释什么,姓肖的摆明了是在打他的脸,故意激怒他,让他在曲婉面前丢脸。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冷笑,“肖总真是牙尖嘴利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

肖煜反唇相讥,“凌总过奖了,我这牙尖嘴利和凌总的薄情寡义比起来,根本就不算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

话说的这么难听,他明显是替曲婉打抱不平,为她出头,凌慕白冷笑,“肖总倒是有情有义,可惜没有用在正经地方,整天守着别人的女人,可不是君子所为!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肖煜敢作敢当,身正不怕影子斜,不像某些人,看起来是君子,背地里做的事情连畜生都不如!凌总见多识广,身边这种畜生肯定不少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

“姓肖的,你……”凌慕白第一次见识到肖煜的唇枪舌剑,他在学校的时候就参加过学生辩论会,从来没输过。

        

凌慕白和他斗嘴吵架,不是自讨没趣吗?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
手机
手机阅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步,随时随地,手机阅读
收藏
推荐